容易情緒緊張怎麼辦?你的鑽牛角尖可能跟Beta腦波有關,Alpha波有助於減輕焦慮憂鬱

/作者:三軍總醫院主治醫師  葉大全 

        上次的文章提到,大腦有五種腦波,每一種腦電波都非常重要以及有著自己的使命。但是,當某一種腦波搶走了主控權,就像猛踩油門一樣失去了平衡。

看看大腦的五種腦波分別在做什麼

如果長期情緒容易高度緊張,Beta波就會一直搶走主控權!

         根據《認知,情感和行為神經科學》(Cognitive, Affective, & Behavioral Neuroscience)雜誌,Alpha 腦電波可以減輕焦慮和憂鬱的症狀、而Beta腦波與鑽牛角尖、負面思考有關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可以這麼說:某一天晚上,我們在睡夢中被熱醒,發現房間竟然電線走火!火勢在房間迅速蔓延。這個狀況是不是很令人緊張、胃整個緊縮在一起,你的大腦會迅速反應,在此刻發揮最佳狀態。這時候Beta波將最快佔據主導地位,可說是火力全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Beta波一直不肯放開主控權,與平靜和放鬆相關的Alpha波就會開始失去平衡,永遠沒有機會出現,情緒可能會因此惡化。

         當沒有了放鬆和幸福感,就會焦慮爆棚,如果這時候來一場暴風雨,心情就會像溪水暴漲一樣,不只睡眠就會受到影響,憂鬱也會隨之而來。 

 

所以,如果電失衡是你焦慮、失眠或憂鬱的根源,該怎麼才能讓 Alpha波增加?不是使用藥物,而是使用電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我們治療焦慮、憂鬱症以及失眠性疾患多以藥物為主,但都有相對應的藥物副作用產生。隨著醫療進步的發展,許多臨床醫師將CES微電流刺激療法整合至臨床治療中,在對焦慮、憂鬱症以及失眠有著顯著的效果,且副作用非常少(小於1%)。

        CES療法可以顯著地增加Alpha波(8–12 Hz)、減少Delta(0–3.5 Hz) 及 Beta (12.5–30 Hz)腦波。

    • 增加Alpha波強度有助於放鬆心情、增進思緒清晰
    • 減少Delta波可以減低疲憊感
    • 減少Beta波可以降低焦慮及其他的負面情緒

 

CES療法是什麼?

        CES療法藉由微電流(微安培),調節大腦皮質下的腦部結構,像是和睡眠、情緒相關的網狀活化系統、下視丘、丘腦及最重要的邊緣系統(limbic system),使跟壓力有關的賀爾蒙達到平衡。

        目前針對身心疾患及失眠有美國FDA許可,而英國國家健康與臨床卓越機構NICE指引(NICE Guidance)也針對CES治療焦慮症給予臨床上的認可,是安全且沒有顯著副作用的先進療法。根據臨床醫師的經驗,整合CES療法對於臨床精神疾病的治療顯著,且是居家及臨床皆可使用的一種嶄新的治療方式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/作者:三軍總醫院主治醫師  葉大全 
三總澎湖分院身心科主任、中華民國精神科專科醫師、台灣精神生理學會秘書長、台灣成癮專科醫師、台灣老年精神醫學會專科醫師、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失智症診療醫師

參考文獻

  • Ferdek, M. A., van Rijn, C. M., & Wyczesany, M. (2016). Depressive rumination and the emotional control circuit: An EEG localization and effective connectivity study. Cognitive, Affective, & Behavioral Neuroscience, 16(6), 1099-1113.
  • Feusner, J. D., Madsen, S., Moody, T. D., Bohon, C., Hembacher, E., Bookheimer, S. Y., & Bystritsky, A. (2012). Effects of cranial electrotherapy stimulation on resting state brain activity. Brain and behavior, 2(3), 211-220.
  • Kennerly, R. C. (2006). Changes in quantitative EEG and low resolution tomography following cranial electrotherapy stimulation (PhD dissertation).
  • Ferdjallah, M., Bostick, F. X., & Barr, R. E. (1996). Potential and current density distributions of cranial electrotherapy stimulation (CES) in a four-concentric-spheres model. IEEE Transactions on Biomedical Engineering, 43(9), 939-943.
  • Kennerly, R. (2004). QEEG analysis of cranial electrotherapy: a pilot study. Journal of Neurotherapy, 8, 112-112.